Discovery Blockchain
发现区块链
2018
05 / 09
09 : 03
  •  2
  • 1
  •  1
评论
2

《让子弹飞》中,汤师爷谆谆教诲县长如何跪着才能挣到钱,张麻子白眼一翻,拍了一把手枪在桌上。

有枪的人不需要跪着挣钱。

昨夜,赵长鹏发了个推特,要和红杉资本中国决裂。

他在推特上表示,“可能会很快要求所有申请在币安上线的项目披露其是否与红杉有直接或间接关系。”这句话被那些他diss过的区块链媒体写成了“币安将彻底清理出一切与红杉资本有关的项目”。

消息一出,与红杉资本有关的项目——Fil(Futures)下跌4.21%,IOST下跌7.17%。

今天早上,币安的首席客服何一小姐忙不迭地解释:“披露是个中性词”、“要求披露信息不过分”。

赵长鹏不需要朋友-比特评级BitRating.com

口气依旧是大姐大的口气,可总归是在给赵长鹏擦屁股。她是赵长鹏的老朋友了,从赵还在给人打工的时候就建立起的革命友谊,历经监管风暴、颠沛流离而不离不弃,真情自在不言中。

可是,赵长鹏需要朋友吗?

谁敢拒绝红杉?

沈南鹏创办的红杉中国是国内最顶级的风险投资基金之一。

创业者为了等红杉的投资,不惜推掉其他,再苦等几个月;自己投资的项目被红杉追加投资,投资人会非常开心,因为这证明了自己的投资眼光。

十三年间,这家基金投资了奇虎、阿里巴巴、京东、德邦物流、大疆、华大基因、今日头条……从互联网到生物医疗,从生活消费到社交娱乐,无所不包。创始人沈南鹏被周鸿祎称为“海里的鲨鱼和陆上的杜宾犬”——鲨鱼只要闻到血腥味,就会不顾一切地冲过去;杜宾犬则体态优雅,但具有极大的耐力和速度,总是斗志昂扬。

然而,在赵长鹏面前,红杉中国既不迅速,也不优雅。

红杉中国和币安的恩怨起于去年8月的一个投资协议。在该协议中,币安被估值8000万美元,红杉中国将认购11%。双方约定了一个为期6个月的排他协议,协议有效期至2018年3月1日。在此期间,币安不能接受其他投资机构的投资。

到了12月,比特币价格接近2万美金的时候,IDG资本也闻风而动,给出10亿美金估值,超过红杉中国给出的估值10余倍。12月14日,币安对红杉提出,现有股东、天使投资人都认为红杉在A轮融资中给出的估值太低。尽管红杉又提出了一个新的提案,但是赵长鹏并没有接受,他告诉红杉,币安将和IDG签署股权认购协议。

几番来回之后,双方终于走上法庭。12月27日,红杉中国向香港法庭申请了一项禁令,禁止币安公司跟其他投资者进行谈判,香港法庭批准了禁令。两周前,赵称香港高等法院现已驳回红杉资本的诉求,且由于此次争端的保密仲裁程序,赵长鹏不再进行评论。

此前,赵长鹏在接受彭博采访时表示,币安并不需要从外部融资,除非他们可以帮助交易所与监管机构合作确保运营许可证。

反赵联盟

谁不知道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都是姓沈的。与红杉决裂,赵长鹏无疑是在自绝于人民。

火币CEO李林先跳了出来,他在朋友圈申明:

1.虽然火币是红杉资本投资的企业,但火币不能保证所有红杉资本投资的项目都会在火币list。公平公正对待所有的项目,是交易所的基本立场。

 

2.投资人和股东背景确实是项目上币审核的一个指标,对于像红杉等这种全球顶级的vc投资的项目,在交易所上币审核时会得到加分。

 

3.项目方在申请火币上币时,最好也重点披露一下是否接受过类似红杉这种顶级vc的投资,我们会直接联系vc做一些基础的尽调,提升上币审核效率,加速上币审核流程。

这些话直接针对赵长鹏。

除了李林,赵长鹏还有很多仇人,例如OKCoin的徐明星。自从赵长鹏从OKCoin离职之后,就和徐明星撕个不停,两人的恩怨已经成了一个罗生门。

就在赵长鹏发布推文的同时,在北京的一个老胡同边上,一场聚会正在进行。铁娘子赵何娟率领的链得得此前多次向OKCoin发难,徐小平当了和事佬,早早定下了一个饭局,让双方坐下来一块吃顿饭,毕竟和气生财。

徐小平组局,OKCoin创始人徐明星、火币CEO李林、铁娘子赵何娟等人把酒言欢,共度夏夜。投资人、交易所、孵化器、媒体人济济一堂,独缺赵长鹏。

赵长鹏不需要朋友-比特评级BitRating.com

赵长鹏在哪里?

赵长鹏这些天来,正与何一四处奔波,岛国承欢。4月29日,在人口不足7万的百慕大群岛,赵长鹏按着当地习俗,穿着“短裤西装”,肃立在总理身旁,尽可能的讨主人欢心,以谋得一块自由之地。不久之前,在日本刚过两天安生日子的币安,被日本政府驱逐。赵长鹏不得不把币安搬到地中海小岛马耳他。

赵长鹏不需要朋友-比特评级BitRating.com

中国到日本,从政界到商界,反赵长鹏联盟的铁幕正缓缓拉开。

站着能把钱挣了?

何一今天早上发布微博:这个行业的存在是因为颠覆了传统的融资模式,有的人跪习惯了,不知道还可以站。

这条微博说出了赵长鹏的心声——他不想跪着挣钱了。

给他底气的是艾西欧。

去年7月,赵长鹏团队花了2天时间,用一个20页的白皮书完成了币安1500万美金的艾西欧。在9月的监管风暴中,币安主打币币交易,绕过监管,在日本发展壮大。去年年底,币安成了单日交易量全球第一的比特币交易平台。

目前,币安形成了“平台+媒体+孵化器”的生态圈,盈利模式主要依靠平台交易和提现收取的手续费。在币安上,每笔交易币安收费01%,如果按照币安最高交易额日100亿美元计算,光手续费用就能坐收1000万美元。

尽管艾西欧在国内已经被定性为“非法集资”,他依然在社交媒体上大力鼓吹艾西欧。5月7日,他在领英(讽刺的是,领英中国也是红杉投资的项目)上发布了文章《艾西欧不仅有益,而且必须》(艾西欧s – Not Just “Good-to-Have,” But Necessary)。

文章中说道:

 

为什么艾西欧好? 一个有雄心的企业家要获得融资有两个选择:

 

1.为风险投资基金制定权限、撰写商业计划、提供条款清单……为他们提供报告,获得过桥贷款,因为律师坚持一些极权主义条款——赋予了他们绝对的权力和对贵公司的所有权,从而拖延了整个投资过程……并且在六个月周期结束时,可能获得价值15万美元的天使投资,然后再次立即重复该循环,以便下一轮。

2.撰写一篇关于您热情的梦想项目的精彩白皮书,让全球数以千计的人理解您的愿景,在产品推出后尽快使用您的产品,并在10天内筹集2000万美元测试您的产品,或与您讨论新的功能。

 

如果你是一个企业家,你会选择哪条路? 如果您当地的法律不允许艾西欧,您是否会搬到不同的国家去追求自己的梦想?

艾西欧已经全方位改变了风险投资,而后者显然还没来得及调整步伐,这才是币安和红杉中国纠纷的本质原因。

“币圈一天,人间一年”。传统风投可能花一个月的时间去做尽职调查,在区块链领域只能花两三天就得决定了。过去投资协议中的各种限制条款在代币兑换协议中不复存在,投资人再也不可能通过精心设计的文件将创始人赶出公司。艾西欧的到来,使创业者有了一种更加便捷的融资方式。也省去了更多的精力用在项目和产品本身。

《让子弹飞》中,汤师爷谆谆教诲县长如何跪着才能挣到钱,张麻子白眼一翻,拍了一把手枪在桌上。

对赵长鹏来说,艾西欧就是那把手枪。

艾西欧是赵长鹏权力与财富的起点,是他亡命天涯的源头,更是他岛国承欢的难言之隐。艾西欧的赵长鹏没有朋友。

徐明星随时要把OKCoin交给国家,李林还指着海南特区政府给火币开个特殊通道。而币安,币安的首席客服何一,早在三个月前就主动屏蔽了来自中国的IP访问,600万注册用户里只有3%的中国用户,中国市场用户已无足轻重。

赵长鹏不需要朋友。

  •  2
  • 1
  •  1
声明:比特评级 BitRating.com 传递此信息,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立场,亦不构成投资建议;若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分享到:
长按图片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