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overy Blockchain
发现区块链
2018
07 / 14
14 : 15
  •  0
  • 0
  •  0
评论
0

1.币圈的延安之北京车库咖啡

位于海淀区海淀西大街48号的车库咖啡,成立于2011年4月,起初是由苏菂联合11个创始人成立。车库咖啡的定位颇为文艺:创业主题咖啡。营业模式也相当理想主义:来车库咖啡的创业者,只需点一杯咖啡,就可以免费享用一天的开放式办公环境。

可能车库咖啡的用户群体主要是早期创业者,所以车库咖啡自然而然地承载了创业孵化服务、梳理项目、组建团队、寻找资金、对接业务合作等功能。

就如车库创始人苏菂而言:“车库最有价值的地方不是给创业者提供办公场地,也不是举办活动,而是聚集起了创业者社群”,车库目标是做一个理想化的乌托邦,吸引和汇集那些具有创业梦想的人。

不过,车库咖啡真正的成名,却是源于比特币支付。2013年,李笑来的外国助理学着一位叫Laszlo Hanyecz的程序员,用比特币购买了一杯咖啡,央视还专门进行了报道。

这也给车库带来很高的关注度,不少炒币者和创业者都前来朝圣,包括后来火币网的创始人李林,币安的何一、OKCoin创始人徐明星、金色财经创始人杜均。

车库咖啡之所以接受比特币支付,据创始人苏菂称,纯粹是因为被李笑来“洗脑”了。2011年,英语老师李笑来转行,此后就时常来车库咖啡兜售比特币知识,还试图拉赵东等人一起做比特币基金。

而和赵东、李笑来等人的热忱不同,当时的苏菂一直不看好这群人做的事,后来他也在公开场合承认自己从未碰过比特币。但是,在李笑来的说服之下,苏菂还是接受了李笑来的建议,让车库咖啡成为了国内首家接受比特币支付的实体店。

2012年,从墨迹天气出走的赵东,来到了车库咖啡做CTO。如此同时,另外一些被币圈熟知的人物,也是在这两年正式入场,包括烤猫蒋信予、吴忌寒、南瓜张(张楠骞)、长铗(刘志鹏)等。

宝二爷也从山西卖牛肉的销售,变成在车库咖啡跟随李笑来“入坑”比特币的炒币者,还鼓励妻子洋洋做了一档名为“洋洋访谈”的视频节目,来记录车库咖啡里的创业者故事。

由此可见,车库咖啡算得上是国内第一代币圈大佬的集结地,郭宏才干脆称之为“币圈发源地”。在赵东、李笑来等一群人的带领下,车库咖啡在币圈的历史地位也因此确立下来,甚至不少人称之为中国区块链的“延安”。

币圈铁三角之北京车库咖啡,上海老韭菜和深圳华强北-比特评级BitRating.com

车库咖啡

2.炒币的老韭菜之上海币帮

在上海,有一群曾被认为不入流的玩币者,他们过去可能是微软高级工程师、传统金融人士、普通从业者。然而,随着比特币价格的暴涨和伴生而来的财富神话,这些人突然被供为神级,并逐渐成为公众眼球的“中心”。

圈内称他们为大佬,他们自黑称币圈老韭菜。2015年,中国以太坊NEO发起国内第一个通证众筹时,一天内只募集到最低目标(1400个比特币)的60.5%。

那时的韭菜是孤独的,所以大家需要抱团取暖。同年,万向区块链实验室打算在每年9~10月在上海举办区块链全球峰会。2015年10月17日,还没成为“V神”的Vitalik Buterin来到首届区块链全球峰会,到场50多人,没有李笑来、徐明星、李林等人,他们当时在北京。

2016年第二届全球峰会,中国银行前行长致开幕词,超过1000名参会者从全球赶来。彼时,万向区块链董事长肖风振臂高呼:“力助中国在全球区块链行业牢牢掌握话语权。”

然而,到了2017年8月,某全球区块链峰会被浦东市场监管局突击检查后,震动币圈。第三届全球峰会最后只得低调举办。这群币圈早期炒币者,靠炒币赚到第一桶金,就出来做投资、做项目,包括NEO达鸿飞、量子链帅初、分布式资本沈波、维优元界初夏虎、千方基金张银海、亦来云韩锋,有人将这个群体称为:上海“币帮”。

我们看到,NEO最高时上涨了约千倍,唯链也超过百倍,这些尝到甜头的项目方,继续将目标放到公链上,由是出现了量子链、唯链、本体……

币圈铁三角之北京车库咖啡,上海老韭菜和深圳华强北-比特评级BitRating.com资本发达的上海,这群上海商人,继续通过合纵连横、共同站台,将版图扩大,他们想玩一票大的。

3.矿机生产的热土之深圳华强北

21世纪初,外地人到深圳一定要看三个地方:世界之窗,罗湖口岸的东门服装市场,以及华强北。那时候的华强北,如日中天,是深圳乃至中国市场经济最有活力的地方。

1979年,粤北兵工厂迁入深圳,取名华强,工厂附近的一条道路便以公司为名,称为华强路,华强北的名字就此生成。

1988年3月28日,赛格工业发展大厦一楼的一小半区域被分隔开,变成了1400平方米的赛格电子配套市场。深圳的商人们再一次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选对了正确的行业,奇迹开始诞生。

此后,无论是诺基亚统治功能机的2000年代,还是iPhone统治智能手机的2010年代,这里的声音几乎都是一致的:新款手机到货、超强配置、买手机到华强北。

而2013年前后,国产矿机在这里借助“中国制造”完善的基础设施和生产能力,造就了华强北这个全球的矿机销售集散地中心,全国除了那些冒头的币圈布道者、币圈老韭菜,还有深圳华强北再次轰轰隆隆的矿机声音。

2017年币价高涨之际,华强北的矿机销售一度火热异常,限量发售的矿机、高额的挖矿收益,矿机买家们开始“疯狂”抢购,为了抢到矿机,买家们在敲定价格后便全额付款,生怕次日价格上涨。

与此同时,许多敢于冒险、追求高利润的商户,怀着赌徒心态在官网和其他渠道预定矿机期货,这也造就了曾经“发售便秒售罄”的盛况。“预定期货,就是赌明天”,一位矿机销售如是说,若期货到货后,矿机价格大涨,一批机器能够赚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元;若是币价下跌,行情遇冷,瞬间亏损百万元的案例也并不少见。

短短半年时间,华强北一扫近年来受电商打击的颓势,商铺紧缺、房租上涨的故事重演,许多来自塞尔维亚、俄罗斯、印度等全球各地买家,在那里急切地寻求矿机货源,就连门口黄牛和你的搭讪,也从“发票发票”和“手机手机”,变成了“矿机矿机”。

但是进入2018年,虚拟货币开始暴跌,矿机价格也随之下跌,年前预定2月底、3月份期货的商户,一台矿机就亏损几千甚至上万元。币圈“寒潮”席卷,全球最大矿机集散地——华强北也进入了“后矿机时代”。

币圈铁三角之北京车库咖啡,上海老韭菜和深圳华强北-比特评级BitRating.com

华强北最畅销的蚂蚁S9矿机

回过头来再看,北京车库咖啡的故事,上海币圈大佬的野心,深圳矿机此起彼伏的价格,都以风风火火的态势展开。入局的人,以高于平常十倍的速度在奔跑;局外的人,看暴富是暴富,看亏损是亏损,就是看不到背后的机遇。

颇受争议的炒币,在发展的路上,造就了一批人,成就了一些企业,但也收割了一批人,亏损了一些商铺,最终到底会是成就一个时代,还是一个时代的鸡毛,只有未来可以回答。

编辑: Coco.Cao
  •  0
  • 0
  •  0
声明:比特评级 BitRating.com 传递此信息,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立场,亦不构成投资建议;若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分享到: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长按图片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