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overy Blockchain
发现区块链
2018
07 / 04
00 : 40
  •  3
  • 3
  •  0
评论
0

(以下根据李笑来录音文件整理,未经李笑来本人确认,李笑来本人不需要就此文负责;比特评级整理此文亦不构成投资建议)

————

从一开始就有问题。

是的,被盗币了。

对吧?

对。

去年的(听不清00:00:00),2016年(听不清00:00:05)变成ETCTH,那次(听不清00:00:11)就是有毛病的,那时候它才八毛钱,不是,80块钱。对吧?

是。

以太坊其实是这样的,就是说它的终极崛起是央行干的。央行突然要求交易所里的比特币不能提现,所以流动性就跑到以太坊身上去了,所以这个流动性进去了是出不来的,所以它涨到了2000,涨到了3000。后面涨到了1万。这些都不是以太坊什么社区、领导力什么,不是的。

跟它本身可能没关系。

没什么关系,我再说Ripple。你妈逼的从一开始就傻X项目,都无法想象的傻X项目,完了核心团队都他妈走光了,然后若干个联合创始人都这么把币砸光了。突然有一天有个傻X,这个傻X是谁呢?地球上最牛逼的一个投行叫(英文00:01:09)软银,软银这个傻X进来看了一圈,也他妈没看懂,就说我们开始支持Ripple,啪就涨上天了。所以你刚才说的那些如果是对的,就刚才我举的这些例子,莱特币,以太坊,Ripple,你他妈都解释不了。

OK。

你走不到那条路上。

那是这样的。

我没说完,所以就是说如果你随波逐流地认为价值投资是对的,那你注定是个傻X平庸的人物。这个公开场合我是不能说的,但是道理很简单,你妈逼你讲价值投资的结果是什么?大量的好币你根本就投不上。事实上我也是,我就是因为看不上莱特币所以没投,幸亏我在比特币赚的钱比投莱特币赚的钱更多,所以我站着腰板说你妈逼你就是个傻X,以 太坊我就没投,那他妈不符合我的逻辑,哪哪都不对,流动性被锁定,那他妈我也遇见不了,幸亏我在EOS上赚的钱比投以太坊赚的钱还多,所以我腰板挺直的说你妈逼,我还是对的。那这个Ripple,我操,我他妈刚注册就丢了120万个币。当时你想2011年的12万美元。

很多。

很多,现在都涨了多少啊?sorry ,2013年,那涨到现在涨多少?幸亏我在3月份赚的钱他妈比那个还多,所以我还是要挺直腰板说,不管软银投不投,就是傻X!因为软银投资这个,软银他妈就傻X,我敢说这个话,因为我不酸,或者至少看起来都不酸。但是你怎么解释这个东西?所以如果你想干这样的事情,我今天跟你讲最重要一点,就是我操你随波逐流肯定是错的。然后你在这里讲价值投资一定是错的。

所以说老师我就补充一句,其实2013年我开始投比特币之后,我发现福建是最多是资金盘,都他们搞起来的。包括原来元宝网都快死掉了,然后有一款币名叫储备币,在福建省不知道搞了多少场500人会议,我看了一升升,从几毛钱涨到了200多,然后那个叫什么朝阳?

王朝阳。

王朝阳,我不知道。

所以你现在开始慢慢思维走到正轨上来,别鸡巴跟我讲那些冠冕堂皇的。

我不敢讲,不讲。

而且他刚才提的那个问题就是想打造一款和几款百倍币千倍币,其实他已经(听不清00:03:46)那个。

不是,我刚才讲的跟我实际上这四年看到的不一样。

所以是这样,就是说跟你指条路就很简单,就是在这个世界里想达到那个目标。需要几件事情,第一件事情是什么呢?你必须是个网红,就说到最后区块链的价值里面有个最大的价值叫共识价值,OK,共识啥意思?它不值钱,但是信的人那么多,到最后就值钱了。

像刚才讲的婚姻的那个,大家认为所谓的那个是对的一样。

对,所以到最后是这样的,公开场合下我会给他们另外一个解释,我说(听不清00:04:32)为什么会长?到最后的解释很简单,就是傻X太多了。共识价值,傻X的共识也是共识。

人多。

对,傻X太多了,所以傻X多,有共识,也会产生价值,我们作为自认不傻X的人也必须接受这个事实,都是这样。所以我再给你举个例子就知道了,你们认识的猫叔在某一个时间点之前没有这么大的影响力,但是在某一个时间点之后,它就开始产生爆发的影响力,怎么产生的?就是2015年年底的时候,我做了一个比特币生存指南群,收费群,几百人,我就交给他管了,然后他就成了那个群的群主。

所以我说夏老师是大boss。

我们都知道。

大家在里面,他发表了一些自己的意见,大势把他推起来,因为他说那几个币好,大家就买了那几个币。大势推起来,大家都发财了,不信他信谁?

大了IP。

对,所以到最后是这样的,接下来的事情还是一样的。谁有影响力,谁终究是有抵挡。我为什么能走到今天?我跟你讲很简单,真的很简单,我又不炒币,我买了就囤着不动。但是能走到今天,它有几个时间点,第一个时间点是什么呢?第一个时间点是这样,当人们知道我拥有很多比特币那个时间点是2013年,可是在此之前我并不是一个(听不清00:06:28),我实际上是一个网红。

对,这属性是一直都在的。

我有我的读者,我有很大的读者群。你想在现实世界里,我那点量不算什么,但在这个世界,谁像我一样有100万读者?

对,我们班基本上都会买小亚老师的书。

100万读者,所以那一瞬间就有爆发,OK,然后在熊市里我又干了另外一件事,我就开始写专栏,是熊市,你又赚不了钱,你就攒人气。我开了微信公众账号,重开,重写。次年罗振宇帮我卖书,马上我又跟他合作开专栏。

德道的专栏。

所以等大牛来了的时候,我还站在那儿,我影响力变得比原来还大。OK,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一件事情,这里的核心竞争力是人流,这是核心竞争力,人流。我为什么愿意跟你谈?其实你要是说之前你跟我说那些,我不觉得你有核心竞争力。其实我知道你有核心竞争的,你有一定的人流,而且这些人流是高价值人流,所以你的核心竞争就在这,现在接下来是什么呢?你怎么去忽悠这件事,你不要把忽悠理解成贬义。

它是褒。

褒义词。

但是现在社会是褒义的。

对,你怎么去。或者是说这个英文单词叫(英文00:08:14),什么意思呢?就是说国外有个专门的词叫(英文00:08:20),这种人是干嘛的呢?就是总统出现了舆论危机,他冲过来,然后把这个事化解掉,或者是把坏事变成好事,他通过一系列的策划,OK,那么你可以叫包装,你可以叫管理,舆论管理,你爱啥叫啥,但是所有的优秀项目百倍比千倍比,你去看它的创始人一定是一个(英文00:08:48)。我给你举例子,莱特币的创始人,这是个傻X,但是这个傻X做了件牛逼事,自己都不知道多牛逼,他妈就改了一个数,但是声称你是金,我是银,这个是深入人心的类比,你知道吗?这是今天我们看到的所有的莱特币价值就源于这一句话,但这个傻X不知道这句话有多好。所以他曾经一度放弃,涉及到(英文00:09:22)去上班,然后后来发现卧槽居然还在涨,所以又跳出来说给他加闪电网络什么乱七八糟的。要不然莱特币不可能涨。他就靠这一句话忽悠到今天。但是这句话忽悠得非常非常准,你仔细想,然后我们再看。

它是比较早。

你再看,这都私下说不能出去说了,我是第一个给他卖空气币的人,我们给他卖了六个月的空气币。不然他哪有今天。当时他们告诉我的是我要做的一个是什么?桥接比特币和以太坊的桥接。那我一听第一靠谱,第二简单能做。所以我感觉卖空气币一样。当然他如果是像现在一样,直接就告诉我要做个生态,我就去,你做完再说。但现在回过头来看,他真的是一个牛逼的忽悠者(英文00:10:27)。长得也帅,出去四处。

他讲的没人听得懂,就厉害,就是嫉妒太厉害。

忽悠。

他知道他在说什么。

他可能逻辑图是很清晰。

在他(听不清00:10:47)。基本上(听不清00:10:50)的只能跑在windows服务器上,它上面没有交易的,没有交易记录的,就没有什么东西长在上面,这样能理解吗?一般涨了300。你这都不能怪王立杰,1块5就卖了,说是你是王丽杰,你看那个你也卖,这还能涨吗?

你要按照常理来推论。

后来就是资金派拉的,所以大鸿飞现在自己手里没有多少币,都是资金盘拿走了,就资金盘一直在拖拖拖,涨到一百块钱的时候,老外们也懵了,(英文00:11:13)我说(英文00:11:29)涨得非常狠,你知道吧?

是很狠,非常狠。然后你再去看孙雨辰,就不用讲了,他肯定是忽悠,卧槽最高140亿。谁看谁懵,懵到什么程度呢?明知道他是忽悠都不好意思骂他忽悠,怕别人骂自己傻X了。所以就说长期来看是这样,不能看我,我是个案,为什么呢?就是我不在乎。所以我不忽悠没事,第一。我本来他妈的人气就在这,第二他们早晨放了很多钱了,所以我不用忽悠,懂我意思吧。所以就笑嘻嘻地该干嘛干嘛。但是你不能,怎么说?就是模仿我不会成功的,或者是说模仿我会成功,可能需要将来很长时间,然后当我们去总结和新原则的时候,我们不能一厢情愿。就好像现在什么三点群里讨论看了我就不知道说啥好我操,告诉他们实话那小脆弱心灵早就废了你知道吧。

我操,你妈的整天讲价值投资,那他妈的,我就这么跟你讲个例子就知道了,我他妈天天骂中医,中医就是傻X,但是中医上市公司股票,我真买了、为什么道理很简单,我知道傻X信,傻X众多,然后我知道我不买,别人会买,这钱我为什么不赚?在商言商。到最后没有什么世界比金融的世界更成王败寇的。

所以这投机的时候你不做到。

我不管你是投机还是投资,赚到钱的才是成功,你投资也可以失败,你投机也可以成功。到最后他妈的我跟你讲一大堆世界观,我操你不赚钱,投资干吗的?核心目的目标只有一个赚钱。所以这他妈的,所以你一定要找到最核心的东西,然后我们把它当作第一性原理我们不能骗自己你这样能理解吗?

那就吸引力法则。

到最后就是这么一个东西。当然了,我们会研究很多的这个正式的战术,来完成这些东西,就是说你看我做(英文00:14:21),用一个那么烂的技术团队,第一天网站挂了负载均衡没做,第二天终于好了,第三天短信费他妈居然没交足。第四天终于好了,第五天。网站被拖库了,被PHP就是(英文00:14:41)注入了。所以所有的数据库都被人拿走,

亏的那个网站上根本就没有钱。但是我知道那个网站上没有钱,所以我不管你搞得好不好,你只要搞起来就行。七天两百万用户,流量放大不起,我达成我的目标,我们会研究这些战术的,怎么会迅速的把流量搞起来。

热度,推测。

然后又怎么才能把它持续的,就它的核心竞争力在于说我们往里放多少个糖果币,我那个糖果盒里我容多少糖果,那我知道我肯定是有核心竞争力的,所以我出去抢钱,我根本就不是说跟人商量,立马跟我合作你就扔进来,否则别合作了,少废话,所以我有这个强的能力,所以这个别人拼不过我。然后我也在担心说那他妈有钱,有一天我抢不动了怎么办?所以我会把它变成一个交易所。

到4月份它就是一个交易所,你上架你总得往里扔,所以这就持续了,他只要持续我操它就能涨,所以我心里有数,然后我再怎么样通过我的方式把这些糖果币分散到足够多的人手里面,现在看已经至少分散到300万。因为现在是注册用户应该超过800万了。但实际上这里有很多样模板,把他们踢掉也剩300万。然后我有什么,以前支持过的人都送,这又出去50万,50万用户,然后另外的用户是十几万,所以说现在350万亿在这放着,硬邦邦地放着。OK,所以我在往里撒什么,然后再做个交易所,然后那些糖果币现在已经有定价了,所以我下一步就是说它里面有三样东西,一个是交易所,这交易所保证持续的往里放币,然后一个是游戏中心,我把这个叫(英文00:16:54)这你知道吗?就是一个游戏的引擎,就是捕鱼达人就是他们的开放的,他们能做一切概率游戏。

就是概率方面。

概率游戏,我把这个游戏厅开起来,这样的话就是看你在里面就有消费和循环了,然后我又把那个,你知道金马(人名00:17:15)吗?李金马(人名00:17:15)他有带头社区,定投社群。

金马(人名00:17:19)好像听过。

对,他有个定头社群。3000多这个付费用户,然后把他们拉起来就很简单。我问金马(人名00:17:30)我说你这些用户一共交给你多少钱?他算了一下是大概160万。

不是很多。

对,不是很多就是几百块钱,我说那这样,就是我给你1600万,价值1600万人民币的(英文00:17:44)十倍收益,你发给你的用户,他们就爽翻了。然后你发动这些用干一件事,就把(英文00:17:52)上那个新闻版块运营起来,四处摘好新闻,然(听不清00:18:01)后什么点赞,什么发对吧?就大家现在都在去做区块链媒体,互联网发生过事情会重新发生的。就是当这种媒体多起来之后,下一个大号它就不是某个媒体了,它是聚合媒体,大家把东西贴到一块。大家来看这就好了。

对,没错,我学新闻的。

倒个头来我还会。

前置这些。

然后再把信息分发出去。

对。

我说你就把这个弄起来。所以这上面什么流量有了,媒体有了,游戏厅有了,这个交易所有了,那这个东西它就转的起来。所以就是说你通过这个例子能看出来,就是我们是很研究战术的。

对。

我们很知道怎么去干,然后去做真正有意义的事情。但是到头来大原则上,你要是真信那套,你就费了。

是,只是说这些正规的战术跟打法,我们首先这是基础,但是并不是说结果是由这些百分之百由基础所决定的。大部分比如说,因为我其实真的如果要表达,比如四年过来,2013年到2018年以后五年,我有一些币我知道它从成到败是怎么回事,从原来是包括以太坊,以太坊贸易帮我传销币,传销的这个人群给他们带来多大的流量。包括你比如说像包括其他网站上面的很多币种都是属于空气币。所以他们注定要死的,但是在死的过程当中,他们垮,有很多不明。

他有一个周期是可以(听不清00:19:41)。

不明真相的群众,肯定都往里面拥了,大量的都是不懂,而且其实是有正常的判断逻辑的人,很少会进入到比特币这圈子来。

我接着说第一个,第一个说完了,就是说你要想办法成为有流量的人,然后善用自己的流量。第二个是你要成为有技术团队的人,就是说比如说包括(听不清00:20:14)大家说(听不清00:20:14)是投资公司。我要是跟他们要是投资公司,那未来我就死了。区块链本身。

宁夏应该是有投资公司的吧?

他们都管我们的(英文00:20:23)叫投资公司。

投资公司。

我说在我脑子里,它不是投资公司,我要是跟他们一样做投资,做投行服务,怎么样。

线下资产管理。

中间环节是一定会被干掉的,区块链事件不就是减少中间环节的嘛。

对,没错。

过去融资三个月,现在融资五分钟,过去上交易所就纽交所18个月,现在人家同意直接上,不同意那看不到,所以中间环节是一定会被干掉的,所以我要是当中间环节我就傻X了。所以其实我们是家技术公司。我们是一家技术公司,你想发币我们能马上给你发。你想建立要求网络,我们马上有现成的给你用,你想开交易所,我直接跟你对接,你有社区想转化成区块链项目,区块链积分,我马上给你介绍全币种钱包,然后你想快速的建立社群,你给我足够代价,我肯定马上给你能把流量导过去,我们是干这个事。

技术服务。

外面不是很知道,外面周围我们掏点钱,完了那么干能干起来才怪了。所以发区块链币我们应该。

所以就是两件事,第一件事是你要有ip。第二件事情是你要有技术,没有技术,也需要想办法,比如说我可以给你支持技术,社区软件你得有,你不能说全靠微信群干。

类似的。

而且留存不住,靠微信群。

他缺少核心指标。比如说4月份的时候,我说给你开发使用这种东西了,它就是个社群软件,但是它的用户就是有钱包的,所以想成为你的合格用户,不一定要交钱,但是钱包里至少有600个以太坊。

600个以太坊币。

这不就一下子把合格投资者筛出来了。

筛出来了。

你不用交钱了,你钱包里有一万个以上的(英文00:23:10)你才可以进(英文00:23:12)群,要不然你进来干嘛。

就是浪费(听不清00:23:17)。

但是你没有这种技术团队和产品,所有这些事都是你的构想,你就做不起来。

现在我们社群应该已经是有就在福建当地来讲的话,已经是比较大的。

福建、广东、江西,就是影响力还是有的。那只是说还是属于弱影响力,不是说像蔡文胜一样,因为我其实也约了他出使这边聊。

其实是这样的,就是说只要国家还没有在政策上放开,他们就是弱势群体。就不用去想他们,他们无论怎么叫唤,无论怎么大佬,声音传播无论多远,都是为我们服务的,他自己干不了,这是第一个。第二个是这样,有一天国家政策开放了,还是没他们什么事,为啥?那钱包银行做就完了,支付宝做就完了,最大的币肯定是Q币。好可怕,Q币。

肯定是Q币,你(听不清00:24:26)今天说融了几亿美金,算个屁,最大交易所那肯定是深圳和上证,今天的BI算个屁,所以其实现在是这样的,就大家都想反了,国家的政策是我们的保护伞,没有这些国家政策就这么阻挠。

干我们什么事。

我操,我们哪有资格干这事,整天在那说国家政策怎么样,我心里话你们傻X,这都是为你好。

看来不对,所以说智者跟愚者。

所以其实蔡文胜就像这种OK的投资人,就比较OK的投资人,他本身他已经有流量了,就是我们就是要跟他。

跟他结盟的。

是结盟状态。

其实更好的是这样,不用结盟了。你就差不多先把自己车子搞起来,实力上涨,到最后他会跟你结盟。懂我意思,不差。你在这个时候去,我就这么我觉得,实在的例子吗?两年前我去跟他们说,好像我求他们似的的,等咱们哇哇区长起来了,他不来找我们结盟,就是我乐不乐意我还得看看。

不过确实现在也是很多银行跟那个双方的都来找我们,确实是,但只是说我们还是要有核心的东西,所以核心的东西,所以说只有找(听不清00:26:08)老师。

就这样。所以第一建设群第二是这样,就是说你找一个目标去炒茶也是对的。

这样也更好地把至少把全国的事情再整一遍。很多也邀请我们过去,但是我们比如说工信保(音译00:26:24)的总部我们会去,因为我们可能思路还是停留在比如类似工信保,往往会把它讲成一个成功的案例。有三个阶段,第一个是关于区块链的一个讲解,第二个是讲成功案例,第三个会推一些新项目。所以按照这样的案例讲下来,但是如果说第三个新的这个项目一定要成为我们主打的这个项目,所以说我们全国设计群,设计巡回一回,还有我们的价值大小。

(听不清00:26:52)老师实现财富自由之后,下一个就是实现财富的更自由。

是,就是好奇心驱动,我就想知道下一步发生什么。我就想知道我能赚多少,我不知道。还有一个就是做过第一的人,就长期做过第一的人,都有一样的心态。

想做下一个。

愿意被超越,不忍心自己被超越,所以不是在这儿就是换个地方重新。

继续成为第一是吗?

那肯定是这样的,大多数人是没有作为做过第一的经验,这一生?比如我经历比较特殊了。小学时候数学竞赛是第一县里的。中学的时候是计算机竞赛,(听不清00:27:50)。所以后面做很多事情都是不是第一就不做了。就比如说当年在新东方出书也是一样的。其实我的销量是第一的,俞敏洪你不能算,招一个学生送一本,这你妈的我能跟你拼?

人家自带流量了。

自带流量。

我当时写博客也是,就是当时独立博客的时代里面,我应该是全国第一,但是被第二超越,第二是谁?王三表(人名00:28:21)。被时代周刊报道了,然后就一下子超越了,那我不可能被时代周刊报道。都是一样的,就是说你做什么事情做到那,到最后这个驱动力就来自于那。就是比如说你正经干活,一个骗子交易所,叫BI,就崛起了,把你甩的远远的时候,那这不可能被允许的。我得花时间想办法,你正常做项目,一个叫孙雨辰的家伙,立马的搞出来140亿市值,我们怎么忍心这么对待自己。

所以不仅要做第一,而且要加快这个加速度。

对,所以就会想各种各样的方法。

所以BI出来之后,我也问(听不清00:29:12),(听不清00:29:12)说BI是骗人的。所以我们所有人都没投到,但眼睁睁看着它涨。BI也是。

他是这样的,就是首先(听不清00:29:22)这人品不好,其次他跟徐明曾(人名00:29:28)也有过一段黑历史,你知道吧。他要回国,声称自己是(听不清00:29:32),其实并不是。这个人不是懂技术的。然后他崛起无非是因为国家一刀切的时候,大家关了,他不关,大家退了他不退。因为他是加拿大护照,就那一个月。

是没错。

原来在这,不是什么技术好,技术好个屁,不前两天刚丢币。所以这个就时势造英雄。

局势给了他一条活路。

但我们这种人是这样,我们不是靠局势的,我们是长期他妈的在局势里混的,在熊市牛市我们都在这,所以慢慢来。

这才是司马懿。

然后还有一个就是什么,是有人气有技术,这两个结合起来,干什么最好,你一定要开交易所。

开了,不是做了嘛。

虽然也投了,那没技术不行。

技术太差。

一定要自己开交易所。

对,看夏老师投了三个方向,第一个就是中小型交易所,第二个就是创业项目就基本上不碰。

大成社区。

对,丽江大成社区。当然交易所其实你要讲,有个全班人马也比较重要,技术。那其实我觉得应该第三个方向就社区,我们会比较合适。

交易所也是可以做的,就是3月初的时候就可以跟你谈。就我们做了交易所toB服务,就把交易所变成什么样的,就起个名字,找个域名,点几下鼠标,跟开博客一样就开了。

给了加盟费是吗?

对,给个加盟费,加了分成。

你们盟费不缺人吗?我招聘像他们这样的。

就可以。

那将来把我们(听不清00:31:32)什么导入到,就相当于做一个站点聚合是吧?

就是开交易所这件事情,我们会把它做成一个就是2013年的梦想,2013年我们就想人人都能开交易所,这才是未来的方向。

2018年?

2013年。

2013年?2013年就想了是吗?

2013年我们开云币的时候,云币的那个(英文00:31:52)就是全民交易所,就是关于全民持有股份,就是所谓的BI模式,2013年我们就想,现在叫BI模式,其实是去年我们第一个先这么干的,然后他们这么干的,我们发了(听不清00:32:05)。

(听不清00:32:12)。

然后他们发了他们的这个EMB。但是他不退,我们退了,所以现在他又成了第一。现在大家管他叫BI模式,但这个实际上我们2013年就叫全民交易所。叫分布式交易所。

全民,不,我们对那种概念的去中心化交易所是不感冒的,我们认为更小的中心多个已经是去中心化。

更小的多个。

更小的多个中心,这已经是去中心化了。

对。

去中心化不是要消灭掉所有公司。

就多中心。

多中心,如果没有中心的话,容易失控吗?

叫蜂巢大,就跟蜂巢一样。

所以先别着急,一步一步来,第一个是什么?我能帮上忙,第一个是你们4月份,最迟4月份,最早3月份就有自己的交易所了,这就很好。

技术是没问题。

技术和安全你们都不用管,你们只管运营就行。

那没问题。

那没问题。

然后第二个是什么?大型社区这件事情,也是一样的,3月中旬的时候就有一个社区软件,也是to B服务的,就是你可以集成到一起,也可以单独去用。这个创始人是深圳的迅雷的第一代CTO,叫李金波。然后他现在自己的社群叫最右,最右边最右。四千多万用户,你可以下载一个体验一下。

最右。

对,最右。它其实是目前最像discuss和百度贴吧的移动应用。就是社区软件在移动上应该怎么做,这么多年了,谁也没搞明白。就是谁搞不明白怎么做好,第一个大型它已经被做完了,就微信嘛对吧?

对。

然后除了微信之外,大家都不知道怎么办了。但是他们现在居然已经在从2015年开始做,攒了4000万用户,而且平均年龄非常低,所以它那个社群软件的潜力是非常大的。

像知乎、简书那种不属于那个。

它也是社群软件,但你发现没有,它在移动上基本上都不行。

那可能我还体会不到这种。

就是它都是什么?都是单点辐射可以。

对,就是留言什么的。

对,社区就是用户连接,就是像散户连接他做不到。

对明白了。

你到最后实际上发现区块链世界的特点是什么?跟之前的互联网一样,得屌丝者得天下,散户最牛逼,别看你现在天天骂散货这帮傻X,就是他供养你,你他妈的骂人家干嘛。

骂得越热烈可能。

所以到最后实际上就是说怎么把底层的这些人连接起来,这件事情移动端上就没有做的好的,就他是做的最好的。明白。

所以我们会把它的(听不清00:35:31)来。

(听不清00:35:31)有点。

没事,信号不好,回去再看。

对,我刚。

你信号好(听不清00:35:31)。

把它抽象出来之后变成一个to B的社群服务,to B的钱包服务,to B的交易所服务,to B的社群服务。这个都是按B手里拿这个东西,能跟合作伙伴共享的东西。这也跟我认为这个世界最终是散户的天下有关系。

共享的,对。

所以我在想,肖(听不清00:36:10)老师应该是有一个很大的布局。

也没有多大,就是到最后就这点东西,真的就这点东西,想来想去,我们就知道说我能干这样的事,而且长期以来也在做这样的事情。

有一定基础。

基于这些,我们再去跟项目方合作不合作的对吧?你比如说你。像比如说陆军的节点资本,它核心部只有一个就是媒体做,它跟货币有关连,所以可以推荐上(听不清00:36:39),这就是它的核心技术。那林佳鹏(人名00:36:47),林佳鹏(人名00:36:47)是这样说,在流量上他有一定的办法,他都用个项目,然后说明天开始播两万人,我能做到,那他真就能做到,流量上的没办法。然后跟陆军的媒体是异曲同工,他又跑了跑,跑来跑去,跟OK的那个田影(人名00:37:06)走得比较近,所以上行交易所从事能上的,这是它的核心竞争力。像比如说招工,招工的地方,他不管大不大也算是(听不清00:37:21)的,它有大量的场外交易,他自己也确实懂这个行业,然后透过(听不清00:37:29)透过BNB,这个名气就起来了,那在剩下什么乱七八糟的那些你都听不到那有啥用,因为他们就是其实相当于带头服务。

干的都是同样一个事情。

经济是带头服务,所以他们就没什么兴趣。

所以我们其实干的也是一样,社区做的事情,做生物,然后服务也是做个带头服务,所以说总有一天被干掉了。

因为你是中间环节。所以找项目这个事,我们现在是我们这边是放弃了,就是我们放弃找项目。

上门来找你的。

项目太多,第二项目来找我们,然后我们反向筛选。

对,我觉得这是一个。

然后也不想做这个小项目,乱七八糟项目太那么我根本就投不过来。你长大了之后我再买都来得及,你要真行的话,不着急说我一定要投最早期。交易所钱包社群技术服务做好了,会找出一大堆。然后其实天地真是一个这个我自己都没有想到的好。我当时想的是比较简单的就是搞个流量,现在回头看(听不清00:39:07)。

像前两天狄丽华(人名00:39:15)是已经他自己出去做了,我觉得他还是太年轻了,因为有在沉淀个两年。

比较正常。

膨胀了以后可能是。

咱不用那些负面的词,就是。

中性的词。

比较中性的词是什么?就是就是用力过猛,动作变形。

这点我也很感受,觉得有些时候在2013年到2017年中间过程当中,我就生怕项目用力过猛,过猛的话带来的伤害很大,所以说都是悠着点。

不着急。

对,不着急。

赚钱多容易,还要怎么样?大家都忘了,其实你过去一个月花2万块钱3万块钱,现在可以花10万块钱了。

我还没有,还花两万,好难过。

(听不清00:40:13)我等一下一下子怎么样。也都是来一个牛市行。

我觉得2018年可能会有一些这种大的这种变故或者是什么?就是说黑天鹅,黑犀牛这种。

这个不用。当时都把经验交给(听不清00:40:31)维护自己的IP也好,包括维护自己的社群。

就不太会受那些的影响。

就当然不受影响了。它牛市,你也可以维护社群。对吧?熊市你还是可以维护社群。

现在我们实际上是可以。格局商学院我们是当时在因为它的成果有一百多个班,就是一百多个城市地方都有他们的设点。然后他上厦门那个是比较大的,一个T形(听不清00:41:01),它整个大屏幕的一种。

格局商学院,都是那个总裁班队。

老板是谁?我不知道,厦门的联系人是姓黄,就他是那个学院的,我说这个可能那个信号不好。

他都是那个现在是把线下的那些总裁班,然后全部集合到线上,比方说在北京这边有一场活动的讲演,比方说您去讲演了,然后剩下的。

一百多个班的话是你现场是直播的,它是既摒弃的这个,因为互联网里面讲的话它容易内容不敢讲,然后会被copy,然后如果说单纯老师你要飞一百多个城市,你一年下来就完了,时间就没了。那所以说它这个的话就是。

这样你连那个wifi那个A big as那个密码是大写的MB,然后1234578。

好。对,他们那些资源可能更好,基本上都是中小企业家有一些。

因为现在天使的一个进来之后,对企业的圈子影响力很大。

连上了吗?

连上了。

你是找打火机吗?

不是,我是找手机。

手机不是在这吗?在充电。我记得那天黄月老说是姓王吧?姓赵还姓王?

它的罗杰斯。然后。

巴菲特。

巴菲特。

马云都在这个找过。

熊晓鸽(人名00:43:44),田树宁(人名00:43:45),张伟(人名00:43:46)。也就是我们实际上我们是可以,我们已经跟他达成合作的。我们的社群的人员,比如俱乐部跟他们合在一起,然后我们按照全国这个路线,我们可以演讲,演一圈下去,可以把这整个社群给它做了起来。

就比方说想要那个带项目路演,或者说像您这种,就是我纯粹是教育这些区块链的这些人群,屌丝也好,就是比方说您在北京,就在北京讲演,然后全国全部都可以听得到。

对,能波及多少人?

波及。

波及就算了一百多个乘以两百。就是。

两万多。

两万多。不止吧?

就是当场。因为你要算一百多个班乘以那个200人。因为它的课程都是属于算是半保护,你只有交了学费才可能进去。当然有一些课程的话,它可以线上听,那线上听的话,你可以拉起到火爆机台(音译00:44:49),就有像公开课类的这种公开课的形式。

(听不清00:44:54)不同形式。

那种辐射应该可以达到十几万。

它主要是中产人群,(听不清00:45:08)跟中产人群提供商学院服务。

肖老师现在基本上没时间去讲课。

赵正宝。主要现在选一些这种平台,或者是这种学校培训也好,可能还要考虑到它这个平台,它本身品牌的一个价值,还有它的定位,还有它的口碑就是必须是它的影响力,口碑是跟我们是能匹配的才行,不能说是那种乱七八糟的那种。

要是可以,我也可以去给他们讲课。如果是这么多人,人群比较准确,倒是可以(听不清00:45:55)。

可以。

而且我也需要忽悠,讲讲怎么拍出来啥的(听不清00:46:03)。

对,要那个。

可以,那我们安排一下,我们其实再见您之前我们内部的公司的这些伙伴开个会,2018年做几件事情,第一个就是3月份上海办了一个区块链创业大赛,另外一家公司的一个老板,他们是把这个创业板接到厦门来办,我们是作为合作方3月份跟他一起办,而且规格也蛮高的,跟政府这一块也打好关系。然后4月份的话,我们本身有一个金融能够论坛,4月底,然后它的分会场给我们办,就是可以。

区块链的博览会的专场。

那也就是说我们其实在杭州那一块也认识一个俱乐部的他们可以把硅谷的一些几个专家给请到现场来。包括政府也请到了,4月份干,就是激光类专场峰会专场,因为我们参加不少,然后可以招商,可以请一些大咖来。5月份的话,我们有可能硅谷行,去硅谷,然后之前我本来是要去硅谷的,那边就是我们会组织一些核心的人去硅谷考察一圈回来,硅谷、日本、韩国,所以说我们在半年的计划是大概是这样子。

你就搞社群就行了。

是,我在一直在想。

然后第一是搞社群。第二搞IP,IP是需要营造的。我是走了一条很长的路,所以我好像没有营造一样,但其实你想,我从2001年我就在网上实名生存,就是我是很罕见那个在网上公开一切的人。我的所有事都是,除了私生活。

那你心态很开放。

都是公开在那了,所以早期博客,后面这个微博有推特,再后来用微信公众账号,就这些我是这么走过来的。但是你们那就很简单。你招一两个项目。

有好的东西吸引到。

招一两个项目,就是这两个项目重点参与的,它现在发展的很好对吧?

对。对,就是自带的那个。

那所以其实要不然我刚才突然有个想法,就是因为蔡文胜蔡总那一块,我们也跟他约好时间,我会跟他聊一下,因为之前也有一个天使投资人介绍了,然后我也参加,他也给我们一些额度,我们参加了,然后要不然3月份我们在商学院,我把他们的蔡总请来,然后老师也去,我们办一个那个格局商学院,就是您跟蔡总同台来给我们厦门这块做一个演讲,你看合不合适?

也行,反正我确实要去见他蔡文胜。

是他想见您,应该是。

那我来撮合。

我们俩之前就联系很多。

我觉得蔡总是比较有思想,很有思想的一个人,而且他逻辑要清晰。

或者是在这个他们同台那个之前,可以单独安排李老师在那个讲一场。

看看吧,这两天那个什么。

我回去也跟蔡总就是汇报一下这次跟老师讲的一些内容,然后看看他的意思。因为我觉得蔡总是在整个投资村,包括福建省这一块是很有影响力。而且是。

行,时间差不多了,我这个电话(听不清00:50:03)。

那老师那我们保持联系,然后我等你电话 OK感谢,春节还能见到你,真是太开心了。

关键是协调了一下(听不清00:50:15)。

谢谢,意外的收获。

你喜欢抽软中,下回来给你带两包烟,老师再见。

编辑: NikiZhang Cybtron
  •  3
  • 3
  •  0
声明:比特评级 BitRating.com 传递此信息,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立场,亦不构成投资建议;若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分享到:
长按图片分享给好友